栗子LizCateLee

新晋猫奴,摄影爱好者,日语进修中,近期铃木亮平狂热症患者,恶补JOJO中,やれやれだぜ

南卡:

      这是我今年最喜欢的几张照片,不是因为它拍的多好。我喜欢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说起来我应该是一个非常懒,非常不合群,非常不愿意接受新生事物的人了。当年大家都在用LF的时候,我还在贴吧玩耍。当我有了LF,大家又去了图虫。万般不情愿开了个图虫,发现大神们又跑500PX去了。总是慢人一步,索性就自己走了,所以到现在也没认识太多朋友,也没有想过加入任何组织。幸好一路上还有一小撮志同道合的同伴,还有我爱人这么几年默默的支持,感谢所有。一五年相对我生命中其他所有时间段来说都是非常特殊的一年,我辞掉了五年的工作,花了两个月走了半个中国,攒下足够我修两年的照片,身上分文不剩,然后卖掉了所有相机安心回归正常生活。写下了一堆姑且称为诗的东西,也许什么时候能够出一本小册子。学会了很多个菜的做法,今年会学更多,不止是做菜。我还会继续在路上行走,去感受山间的云和风,去喜马拉雅的山谷里陪我的干女儿央宗在牧场戏耍,去喀喇昆仑山的腹地找寻K2古老而狂野的印记,去贵州的山山水水漫步停留。没有相机也没关系,相机现在于我也只是内心与外界沟通的通道之一。现在一身轻松也不错,没事写写东西,带支录音笔去世界各地收集民间音乐,有时间学学竹编和油画也不错,做个木匠也挺好。新的一年,内心豁达,万般自在

评论
热度(1920)
  1. 狼落红尘南卡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SHooT南卡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栗子LizCateLee | Powered by LOFTER